CANTACT 联系我们

我认为慧能大师会反对这样的观点。分析一下卧

我认为慧能大师会反对这样的观点。分析一下卧轮禅师的佛偈就能得出一个结论,他的修为只是处于第二层境界“看山不是山”。因为,“卧轮有伎俩”,卧轮禅师有一种断烦恼的方法,这是小乘的境界,是一种前方便。 “能断百思想”,有能观、有所观,能够灭除第六意识。佛法里也有一句话:“打得念头死,方许法身活”,我们的思想是从第六识开始起来的,第六识像个贼人一样,一动,就劫了功德法财,所以干脆把第六识灭掉,念头一起来,就把它打死,这就是“能断百思想”。 卧轮禅师的方法能够使第六意识不起心、不动念;不但如此,还能把第六识灭掉。灭掉以后,六识不起作用了,所以“对境心不起”,这是一个定境,当中缺乏慧。无论看到什么,心都不动、不起了,到了这个境界,定力愈深,“菩提日日长”,认为这就是道,菩提自性时时刻刻都在增长、增进。其实,只是一种定境,并没有定慧等持。 
由此看来,卧轮禅师的境界是有能、有所,还在对治当中。而慧能强调的“三无”是大乘的境界,无需灭掉第六识,时时刻刻都在定慧当中,不需要“断百思想”,烦恼即菩提。思想不是坏事,起心动念都能作主,要看就看,不看就不看。看的时候,知道是好的、知道是坏的,都不执着,心能够得自在,看了也作得了主;不看,心也作得了主。起心动念,心也是清净的,起而无起;不起心动念时,这念心是绝对的境界。要动就动,不动就不动,收发自在,这念心始终运用自如,这就是如来的境界,即“看山还是山”。
慧能与卧轮的思想看似接近,其实有着根本的区别:卧轮是想通过主动控制自己的念头,让自己的心保持平和。这在慧能看来,也是在「刻意」地区别自身和外物,同样是起了分别心。
真正的修行,是让自己的心念自然流动,同时到达“无相”和“无念”,真正消除自己的分别心。
六祖慧能的“三无”,简单讲,“无相”就是不执着于客观世界,“无念”就是不执着于主观心念,“无住”就是说人原本的心念是迁流不息、不会停留的。
1、无相,源于《金刚经》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句名言。我又看了一遍《盗梦空间》,再看一遍觉得诺兰确实伟大,这不仅符合佛洛依德的意识与潜意识;也符合老庄所说“是蝴蝶梦我还是我梦蝴蝶”的意境;“天上一日地上几千年”这一佛经提到的也和梦境的多层空间里对时间的描述;另外梦境空间的死亡代表“觉醒”的说法,也让我联想到受佛教影响的武士道精神里为什么可以把剖腹自杀能做到那么视死如归了。
2、关于无念,我的理解如下,还静待明天的解说。心理学讲究主观,叙事疗法的理论基础“现象论”里提及“世界未知论”,意为人的主观认识无法反应世界的真相。存在主义承认世界也许是无意义的,但人仍然可以自己赋予生命的意义。以前我一直困惑于到底是“境由心生”还是“心由境生”,到现在彻底明白是怎样把他俩合二为一了。
3、关于“看山水”的三层论里熊逸老师提到“但你心里要知道,其实山不是山,水不是水,那才是“真谛”。只不过你活在人世间,有时候难免揣着真谛用俗谛。” 让我彻底明白第三层的意思了。心理学客体关系理论里提到我与你,我与它的关系的区别,我概括为“无条件性”。马斯洛的后人本主义提到人的自我实现里也包括审美的需求和认知的需求。很多人不理解马斯洛为何会把审美和认知需求特意放在自我实现范畴里。王国维的《人间词话》里提到审美观与认知的结合,我想就把这些理论都殊途同归了。
人本主义心理学大师罗杰斯在《人类形成论》的导言里提到美国的科学、欧洲的哲学与东方的宗教。我想这些都代表着人类在发展过程中积累的认识世界和自己的宝贵思想。在某种角度说殊途同归,但在各自发展过程中早已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印证中了。
4、卧轮禅师的“不动心”论,能理解慧能大师的无相无念无住自会理解如何让心不会对外在世界和内在习性所驱使,而做到心不为所动的境界。所以我认为从这方面理解,慧能是赞同卧轮禅师的论点的。但“不动心”容易让世人理解为,为了逃避痛苦“冷酷无情”“压抑回避情感”“不相信人与人善与爱的真情存在”这一歧途,所以很多出家人为逃避尘世间的情感纠葛和世俗纷扰,以为断绝尘缘选择出家就解脱世俗的苦恼了,实际是一种逃避。真正有彻悟的出家人是应该可以接纳、理解处理好与他人间的关系为基础的。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生活本身实际就是一种修行,在家出家都是可以精进顿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