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ACT 联系我们

关于“太岁”的相关说法和讨论

科普节目有介绍过,太岁又称肉灵芝,目前尚不能解释其细胞结构为何形成以及形态为何如此,还没有弄清其物质成分。
肉灵芝会影响树木等生长,而繁殖能力又很强,古人在地下挖出肉灵芝而又无法解释,认为是假想的太岁也就不奇怪了。
太岁纪年法,文化人的“装逼利器”至于太岁为什么能在地上挖出来?这个正说明了想象总会落成现实,而现实挖出来的东西本身不是太岁,而是肉灵芝。但是因为肉灵芝的奇异特性,人总要给不认识的东西起个名字,于是赋予他太岁的称谓。
很多时候观念其实是重于事实的,现代艺术不就是这个理念吗?从杜尚给马桶签个名更名为泉拿到展览上开始展览那刻,也就标志着观念的艺术开始走上历史舞台。
所谓挖出“太岁”,也许并不是什么太岁,太岁本就是想象之物,那么肯定是没有具体形态,考虑到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而古人并没有一整套的生物学,如果在地下挖出超出古人认知之物,很可能便会被认为太岁。
说到犯太岁,让我想到另一个词“洪福”,我们都说洪福齐天,如果一个人犯太岁而没有任何不吉之事,那么我们便会说他洪福大,能够撑住太岁带来的灾噩。当一个人年纪逐渐加大,他的洪福也就越来越小,身体出现各种问题,人们就会说这是犯太岁带来的厄运。
熊大在谈到《宗教经验之种种》那一节时说到祈求的应验性,我们总会倾向于相信自己相信的,并且会找到各种理由来验证自己的想法,对于那些不灵验的只能归到于自己信仰不够虔诚。这里谈到犯太岁,也就说明那些犯太岁仅仅是偶然事件,并不说明这是什么吉利不吉利的事件。
最近重新学习佛学五十讲和万老师精英日课,让我感觉到宗教对于上层阶级来说是解决人生终极问题的一个方法,而对于大众,只是对于偶然突发事件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在面对大众无法解决之事时提供一个心理安慰。这是最近一点点的浅显感悟。
我以为它还是在表达天意难违,若违,自然要应验于地上的“太岁”——肉灵芝,表现一种惩罚。古代皇帝登基,不就常弄个神事相应吗。据《旧唐书》记载,公元688年夏天,武则天的侄儿魏王武承嗣,为了给武后登基制造舆论,不就伪造了一块说是从洛水里得到的“瑞石”吗,石上还刻有八个字:“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并派雍州人唐同泰写一表,献给武后。武后得之大喜,并给那石头取号为“宝图”。随后,还提拔唐同泰为游击将军,并且给自己加尊号叫“圣母神皇”。
事实上不仅是太岁,我们人类到现在也没离开神性,认为自己与超越界有某种联系,否则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烧香拜佛呢?也许超越界的存在也是人类进步的一种力量。
我也是早年从其他资料看来的,请熊老师指点。
首先,是为何在地上挖出来,而不是从天上掉下来。如果是星宿应该是从天上掉下来才更合理啊!因为太岁是想象出来的!有点像用地面作为镜子,天上的木星在地底下倒映出了一个影子。这样的话,木星运行的方向问题和计算问题正好得到了解决,而且和阴阳理论相合,天与地,阴与阳,虚与实。
其次,为何是长出来的。可能是轻气上升,浊气下降的衍生吧。上升天空成了木星,下降地面成了太岁。或者是从五行出发,木克土?
最后,动了太岁会如何。打破了阴阳平衡,要倒霉吧。
我推测就像十二地支被安排了十二只动物一样,为了让更多人忌讳“太岁头上动土”的习俗,就安排了一个活生生的太岁被挖出来,然后这个太岁也许能让你家宅不宁。用来惩罚这些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
古代天文被赋予了太多意义,现在来看那些附加的内容阻碍了天文观察和进展,但若是没有这些,可能大祭司们就忙活其他去了(例如烧龟壳)。
当时出现了搬家后屋倒房塌的状况,可能是盖新房的人偷工减料,可能是技术不过关,可能是地基没夯实。但楼塌了,正好又赶上了“犯太岁”,在普通百姓家,就得有个“太岁”的具象化物体来背锅。这时候掘开房基,看到了一大团菌类混合,似肉非肉,切开不死,一年长一圈的怪物,不是太岁是什么……